致病原因 |  致死之原因 |  輕病轉重或致死 |  未病前之防衛
已病如何自救 |  病癒後之調養 |  病內之病 |  留心醫外之醫
  金剛壽---心密宗二祖 王驤陸            《養生之道
  人生壽命,約有兩種,一為身壽,屬於肉體報身。上古長壽之人固多,即近世一二百歲之人,亦可常見。惟身壽終屬生滅,比較長短,遂別夭壽。然壽無定義,九十歲死,世稱為壽。但一百二十老人視之,又嘆為夭矣。二為心壽,乃靈台心性,不生不滅之法身,永遠存在,堅如金剛,故曰金剛壽,此實為主。以肉體報身夭壽生殺之權,操之於心。身病之起,無不由心虛弱,外邪乘入。而心虛氣弱,每由心魂惱亂。真體不充,發現種種不安。貪食貪勝貪得貪樂逸,皆足以致病。以貪之不得,於是乎瞋,貪瞋可使心蕩氣促,膽驚肝旺,六脈震動,五臟沸騰,外邪同時乘入,此病之起因。藥石僅救於一時,若不從根本治療,則一時雖癒,病根潛伏在內,再發則抵抗無力而殆矣。凡人欲求長壽,應先除病,欲求除病,當明用氣,欲明用氣,當先養性。養性之法,當先調心。法,當先調心。調心之法,雖可傳授,必經面示。故從略。然根本總以少氣惱為主,余之伯母潘太夫人,今年壽一百歲,身尚康健,平生不知有氣惱事,此即調心之功也。近世病人太多,短命自殺之風,日見增多。僅靠醫藥,得救者不過百分之一二耳。
  世界一切進化,猶壽命與康健,無不退化,且怪病百出。求因求果,兩皆不顧。人徒知衣食住之貪得滿足,欲念增高為因,壽命短促為果,得不償失,已屬可笑。再加不明死後不滅之理,造諸惡業,人殺自殺,相習成風,顛倒狂魔,日見其多,良堪哀憫。故說金剛壽,使無病者可以延年,有病者可以去病。家居者可以少惱,旅行者可以無佈。再進而引入參究佛乘,開大智慧。明不生不滅之理,證得金剛長壽,寧非快事。故欲救種救國救世,先由救己救病救心做起,亦本會同仁宏法利生之本願也。
  人受五行之氣而治生,故肉身以氣為主,氣虧則病,氣滯則病。欲治其病,先治其氣,草木藥石,有寒涼溫熱平之五氣,乃五行氣之偏者也,尚能卻病,何況人身本有之真氣,得五行氣之全者乎。又草木藥石,性有寒熱不同,用之不當,立可殺人,故不如自用其氣耳。用氣之法,又在乎心。心又為氣之帥也。人身藏氣之處,在心下腎上,屬於臍,臍心屬脾土,為五臟八脈之祖。內有八竅,能通諸絡,凡保守此處,固中宮之氣,必去其病,必得其壽。百病之始,起於風邪乘入,如體氣虛弱,營衛失調,或猶思驚怒,酒色勞力,真氣耗而外邪入矣。故起有麻木疼痛者,風濕也。口眼歪邪者,風中經絡也。左身不遂,手足癱瘓者,血虛血死也。右身不遂,手足癱瘓者,氣虛與痰濕也。兩旁皆如是者,氣血大虧也。手癱瘓口渴語澀者,血虛火旺也。氣以行血,血以補氣,二而一也。凡人久視則傷血,久臥傷氣,久坐傷肉,久立久立傷骨,久行傷筋,七情六欲之過則傷元氣,傷心腎。相火旺,真陽耗,為嗽為痰,為喘為熱,為吐血,為衄血,為盜汗遺精。上盛下虛,手腳心熱皮焦,午後怕寒,夜間發熱,或日間不退,或憎難證忡,嘔噦煩燥,胸腹作痛,飽悶作瀉,痞塊虛驚,面白唇紅,頭目暈眩,腰背酸痛,四肢困倦無力,小水赤澀,皆屬陰虛火動,水不上行,火不下濟,故有種種疾患,此皆氣不流通之故。
  治病有二,一攻其客邪,二補其不足。攻邪先定正氣,是以心定為主,運氣以敵之。補不足則先養心,亦運氣以補之。
  治五臟之病,首先於補氣。腎猶亟焉,氣能運血生液,液如財源,各經賴之以濟。第補氣在勿動心,心動則肝旺,各脈震驚,真水耗損。余嘗以心喻扇,扇動引風,風動則火旺,火旺則水乾,水乾則地損。當以諸法調心,使心勿動,則貪瞋痴無由起發,雖發亦易制。內而肝風,外而八風,皆不動搖,四大自調,延年益壽之法,無過於此。
治病切不可全賴醫生,醫生只能替病人去病,不能替病人養病,只能替病人去風邪,實不能替病人養元氣。病萬無死理,不養氣者,無有不死。縱不死,亦不能除根,不久必發,再發必死。養病補氣,所以保持心臟,此為治病根本條件。德國某名醫,謂凡人病死,不是死於本病,實死於心臟突然虛脫,旨哉此言。
  醫之方法無量,主要者不外藥石針灸按摩割治密咒六種。派別有中西,治法有今古,其中以密咒為最靈驗。惜失傳已久,所得不全,密咒似近乎神秘,而實非迷信,用之每得奇效,於病體有益無礙,且可與藥石並行者也。惟病人不信,則功效為少,否則神速不可思議。其次為灸∩次為灸,再次為針,為按摩,同一效用,以藥石之偏與流弊,而有開穴通竅之功。更其次為割治為藥石,近世最為流通,剖割之法,中國失傳久矣。枓學進步,大稱便利,如救急注射剖割解毒,及審查有形狀病等等,當以西醫為第一。如調治濕溫,營養元氣,以及病後調理等,當以中醫為最宜。如治除病根,氣機運化,開通八脈,當以針灸為上。如平肝理氣,肅清腸胃,速得汗吐瀉之效,以及小兒不能說病,不肯吃藥等法,則以按摩為最便。至密咒則在施法者,心定神一,受治者信堅心專,兩心相合,可以統治百病,無不神效。其實無論針灸按摩等法,百病皆可治療,以所學未精,用未得全,遂偏執而生誤。
  自中西醫並行而後,互相冰炭,各樹門庭,偏執新舊,大非病人之福。然主見不定,中西雜投,亦非病人之福。是在病家先定主張,如病之屬於有形,而病人元氣尚充足者,自以西醫為宜。而病關氣化溫濕,屬於無形者,以保元氣為主,自以中醫為妥。若中西醫力所不及者,則急病宜針灸,長病宜按摩。若針灸按摩力所不及者,則以密咒治之,必可救之於萬一。倘能善用之,則先西後中,或先針灸而後按摩。是在醫家打破習氣,慈悲為心,勿執我是,此即病人之福也。
處於現在環境之下,人有安得而不病,病又安得而不死。但人一面怕死,一面卻加工造病,更可憐到死還不曾明白我究竟何因而病,何病而死。
  身病有多種,一遺傳病,二已成病,此屬於果地。非可逃免者也。三未來病,又分甲傳染,乙因病轉病,丙新造病,此屬於因地,可免而不肯免者也,佛所謂四大不調之病是也。四夙世業報病,五魔鬼乘便病,此二種可以解除之,但世人執為迷信而不信也。又心病如憤怒憂怖瘋狂,以及自殺等等,均稱為病,此最重要,極易喪失,世人反忽之何也。世人諸病,不論男女,在中年人中,每百人內,幾乎有八九十人得肝胃病。四五十人得心臟病或血壓太高病,八九人得怔忡顛狂病。在老年人中,過五十者,多半心臟或半身不遂病。在青年人中,每百人中,有六七人得肝腎病虛弱病。在幼童中,則每百人中,有七八十人得胃病,富厚之家,尤難逃免。中年已弱,未老先衰,若單靠醫生或一個運動法門,謂可強身保種,思想又末免太簡單耳。
  幼童之胃病,係不明事理之父母與保姆所養成,父母終日出門遊戲,一切不管。保姆又無知識,饑飽寒暖,絕不關心。有錢之家,小吃零食,冷熱生熟,已傷其脾,任性驕慣,又害其肝,故無有不蟲不病以致於死,即不死而蟲病胃病已成,潛伏根內。倘遇痧痘等症時,必中虛不可抵抗。富厚之家,子女尤為危險,青年子弟,或受父母先天之不足,身體已極薄弱,種種環境,又復不良。如同學中貧富不均,引其惱怨,男女少艾思慕,引其顛倒。社會不良,國衰民弱,引其憤恨。惡友之利誘威迫,引其貪得與恐怖。畢業後無生計可謀,引其憂思。若在學校,則功課煩雜,精力已感不足,神思顛倒,更逼其運動尚武,是引其癆傷。故用功者每易致病,我家青年子,已有多人病死矣。十年前著有自性長壽法一論,正為此也。
  中年人生活艱難,憂思傷脾,憤怒傷肝,鬱悶傷胄,驚恐傷膽,勞累傷筋腎。諸病匯集,遂病心臟。肝屬木,木剋土則胃不和,運化不靈,是以夜不安。腎屬水,水涸則火旺,心屬火,所以心臟過度衰弱,凡人生一切營養精液,統歸於心臟,由心臟分派各部。脾胃若病,則收入頓少,心臟不足,各部同此衰弱。火愈旺,血液消耗益多,心臟衰弱至極,則突然虛脫。中風腦沖血,皆由心臟衰弱衰弱,血氣停頓所致,勢若土崩,不可挽救。故人身,只有晴天可以修理,萬無大雨滲漏時再修之理。人何不略分一二分之勞,移作養身修性之用,以延此一命哉。汝莫謂現在精神好,年少年盛,有恃無恐,一經大風浪,即不夠用。人命若有常者,死期當可核定,世間應無少年夭折矣。況近代青年,十有九病,根本即靠不住,至可慮耳。
  致病原因,約有多種,茲別之如下﹕
1.心神不安,為第一線因。(如自殺或惱怒卒中氣閉者屬之。)
2.起居不常。(奔馳露宿等屬之。)
3.飲食不節。(鴉片白麵或誤食不潔等亦屬之。)
4.勞動過度。(學生在運動後,更犯手淫,必病必死,又長途奔馳勞者屬之。)
5.風邪所感。
6.小心太過。(驕奢習染不慣等病屬之。)
7.忽受驚恐刺激。(先世冤報等屬之。)
8.鬼神乘便。(顛狂等屬之。)
9.坐禪失調。(又道家死守竅門,或絕不起念之打坐法屬之,久久皆可致病而顛狂也。)
10.車馬飛機流彈等意外傷害。
  致死之原因,亦有多種,茲別之如下﹕
1.信醫太過。誤於醫藥。(麻醉過度而死者屬之。)
2.病後失調而復病。(有食復勞氣復房復及風邪復等,手淫及房復者必死。)  
3.防病太過。(凡本來不病,預先割治,體弱不任而死者屬之。)  
4.夙世冤業。(不可逃免。)  
5.醫藥亂投。(有錢與性急之誤。)  
6.不識病症,延誤時日,不及救治。  
7.無力醫治,或無此藥。  
8.病人任性燥急,不能制伏忍耐。  
9.不懂自治法門,並不信醫外治法而自誤。  
10.因罪而死,或自殺,及被殺害。
  總之病無致死之理,凡輕病轉重,重病致死者,又有原因多種,茲別之如下﹕
1.心神不安而病人燥急。
2.有錢人醫藥亂投。
3.病後失調復病。
4.藥不見效,不知更改治法。
5.無力醫治,或無此藥。
6.有夙冤而不知解釋。
7.不懂醫外治法。

  居今之世,富人犯一二條者居多,窮人犯四五條者居多,青年則犯一三六諸條者居多。有一於此,已屬不救,況多乎哉。至第七條則知者甚少,無怪其然也。    
  心神不安,情性燥急,為致病致死之總因。故安心法,為衛生第一要訣。現在之衛生,實是衛身。但求衣食住滿足,僅知身上安適,不知心上自儘迨W安適,不知心上自在。生指生命而言,生命之權,操之於心,人之生命,為精氣神之流轉。衣食住,僅補助肉體,加以保衛,不能主精氣神也。惟心可以主動一切,心定則氣和,氣和則血順,血順則精足而神旺。精足神旺者,內部抵抗力強,病自除矣。健復者,恢復至精足神旺之地位也。藥者,可以助精氣神之力,以抵抗病也。然而藥有流弊,過量或不及,或轉他病,不可不慎,故治病當以攝心為主。風寒陰陽暑濕,在在皆可使人致病,萬一抵抗力薄弱,即可乘虛而入。身弱者多病,即是此理。富人有保衛力,如衣食住等等;貧人有抵抗力,如氣足神旺,毛孔厚密,不易侵入等等。富人多食肥甘,傷胃傷齒﹕貧人多餓,所食不雜,故無腸病。富人多逸,故多氣惱;貧人多勞,故少疾病。富人不造福而享福,只是消福,消盡則窮;窮人能勤儉,即是造福,果熟即富。凡衣食住之保衛力富,則精氣神之抵抗力弱。保衛力弱,則抵抗力強。保衛力不能自由攜帶,每受強奪,抵抗力則處處可以方便自在。保衛力只是舒適,足以喪志敗家,亡國滅種;抵抗力可以耐勞忍苦,負擔大任,得失不可以道理計算。逸豫可以亡身,願富有之家,慎勿毒害其子弟也。    
  金剛壽乃人人所喜,處處是力求與自己過不去,抑又何也。我今以金剛壽法,告授同仁,有三要二訣。云何三要,一要未病前勤於防,使其勿病﹕二要已病後心有主宰,勿亂醫藥;三要病癒後耐心調養,勿使復病。云何二訣,一曰注意病內之病,二曰留心醫外之醫。
  未病前之防衛,此救於因地,為最重要者也:
1.第一勿動肝鬱憂思,第二勿縱貪欲,第三勿多疑,第四勿起居不時,飲食無節,或食非時之品,第五宜寬量,多習布施,可造未來福壽。
2.謹於寒暖,勤於易衣,勿自恃力壯,懶於調伏。
3.每日至少定心二十分鐘,一心不染,靜坐觀空,或密咒養氣,必可延年。
4.用手運法,及自己按摩。(此法必面授。)
5.勿使過飽即睡,睡前勿食水果,勿食葷厚之物。
6.勿惱怨憂思,睡時勿思索等等。
7.勿殺生,免種惡因,並可滅夙業冤害諸債。
8.勿懶,亦勿運動過勞。
  已病之主宰,此救於果地者也:
1.不許自認為病人,不許怕死,要忘卻其病,若無事人者。定心勿恐怖,則邪不入臟,宜放下一切事務。
2.切忌性急,勿亂醫藥,切不可一日請兩醫三醫,中西雜投,必死之道。
3.見機宜速,凡藥三劑而病不減者,當改方針。
4.少食,尤忌葷腥,能餓則更妙。
5.不可全賴醫生,但用手運自按法,必可減病速癒。
6.持咒、養心、戒殺,可以延年。
  病癒後之調養,乃因果同時並重者也:
1.戒勞,尤戒房勞,並戒多食與氣惱。
2.宜食清淡,少吃多頓。戒殺,忌大葷為最妙。
3.每早聽音樂十分鐘。
4.宜放下一切雜緣,專心持咒養心。
5.大病初癒,切忌理髮洗足沐浴等。
6.不可常藥,如服長方,中間可停止一二日,以防傷胃等病。
7.切忌性急,如病後應養十日者,當預定二十日。則不十日已癒矣,以心定也。否則十日必不癒,以心亂也,關係之巨如此。
8.不可不小心,不可過小心,在自己之支配。
  注意病內之病云何:
  凡病之現於外者,果病也,根不在此。如頭痛,其根病在肝,肝病又在氣惱,氣惱亦病也。氣惱病根,又在心量偏執,不能放寬觀空,求其因而治之,所謂病內之病也。
  留心醫外之醫云何:
   凡病人無不求醫,不知昏迷不省人事者,只可賴醫。但自有主事者,醫外亦可自醫。自行手運按摩,及持咒靜坐等法,此即醫外之醫。有此二訣,必得除病,必得其壽,又如怪病必有夙業冤害等等,移另行解之,亦醫病之法。至於符籙等,切不可認為迷信,以確可治病。余已治癒多人,人不自信又奈何。
  總之身病無不起於風邪侵入,情欲內傷,乘虛而入,居十分之七八,起於夙冤者究少,不過十之一二耳。凡人血肉之身,由夙世造因,情愛所染,借父母為緣,分其精氣神以生者,此為報身,又名色身,終屬朽滅。前所云保衛諸法,僅能維持此肉身現狀,使比較駐世畏久,遂名曰壽。至人之性靈識心,名曰法身,一切法之所自出。此靈虛之體,以不可見而非無,故名真空。以雖空而妙用恆沙,故曰妙有。是物為精氣神之主,為六根與六塵相接而起念之工具,故名曰心王。凡情欲諸病,亦由彼而起。例加氣惱,不可憑空而起,先由根塵相對,識其是非,遂名謂心。由是非而起種種比量分別,定遂順逆,愛定喜怒,因喜怒震蕩而及臟腑。不勝其惱亂者,即傷氣耗血,眠食俱減,心更恐怖惱怨,身尤軟弱虛損,外邪乘入,益不能支,此病死之由,所謂心病死也。故求長壽無病,常強肉身;欲強肉身,當調伏精氣神;欲調精氣神,當拒絕擾亂之賊;欲杜此賊,當先攝心;欲求攝心,當化貪瞋痴三毒;欲化除此三毒,必學心戒。但空口言戒,無益於事。心求開慧,方不為所愚;欲求開慧,必先求定;欲求得定,必學靜坐﹕然非呆坐死守,可得究竟,故必依止於師,求授密法。密法妙用,大之可以明心見性,開大智慧成佛。小之可以得定強身,減除煩惱夙業,此又金剛壽根本中之根本,亦即本會救世傳法之前方便。故本會引度初學,傳授諸法,皆無定法。第一考察其身,先除病苦。第二考察根器,再會以法,或密或禪或淨,因人而施。第三時時考問修持意境,免入歧途,身心所得之利益,不可勝數。倘能老實修持,不存我見,必得各種證明。各種利益受用,不可盡說,不明其義者,或生疑怖,譏為狂妄。然非實修人不知,此乃身心並壽之法,自問可以壽世而不誤者。我言若妄,愿入阿鼻,惟所說太簡,未盡萬一,在人自己領悟,法則非傳不可。總之能靜則仁,有仁則壽,有壽是真幸福。再配上衣食住,福更無量。敬祝世間一切求進步者,愿其證得金剛壽,為一切之保障,我壽人壽,一切眾生皆壽。若求不壽者,則我殺人殺,一切眾生互殺,殺之因在貪瞋痴。一人如是,社會如是,國際亦如是,世界恐怖乃如是。禍福無門,唯人自造,不信我言,則一任顛倒橫流,俟種種恐怖到來可耳。   

一切修身修心法門,只有兩字訣,曰:『回頭』,只要一回頭,病者頓癒,迷者頓覺,此真無量壽者,說金剛壽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