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居 |  靜坐 |  養身要訣 |  養生袪病法 |  病人自己療養法
調氣攝心法 |  摩擦強身法十二則 |  如何勸導蔬食
  談養生之道---心密宗二祖 王驤陸            《金剛壽
  凡使身體失去健康的總原因,在終日心神不安,不外乎患得患失。凡人精力有限,應適當支配,實行三八制,八小時睡眠,八小時工作,八小時休息。能如是正常,斷無多病之理。今因身體或經濟關係,於八小時工作時,不感興趣,或工作緊張,這八小時吃力,過於十二小時,所以心難維持,日多思慮,夜夢多驚,失眠開始,胃納不良,便秘肝旺,肺氣不宣,於是諸病引起,正氣日耗。所以要恢復健康,根本先要使思想正常,心神寧一,那渾身的血氣,自可健全發揮,這是氣功療養法的本意。
   血氣本來可以自然流通,卻不可作意去使它流通。當排除其阻礙物,使得天然發展。而那阻礙者,正是自己的妄念顛倒作祟,所以要靜坐法,先放下了身,暫停動作一小時。坐的姿勢另條說明。坐穩了,再調氣,使呼吸平勻,再次調心,這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
   要調心,先須要識心,認識心是什麼。心有了主宰,方可以心制心,能以心制心,則妄念自息。人有了眼耳鼻舌身,就有了工具,眼對於色,耳對於聲等等,遂啟發下一個影子,把那影子轉輾分別,影上立影,妄上加妄,是名識心,即是妄心。那妄心作用,在好的方面,宇宙間一切人事進化,靠它建立;壞的方面,一切煩惱顛倒,損人不利己的種種惡事,也由它造作。所以人在世上,總以自覺為第一。真覺悟的人,決不貪瞋顛倒,妄作妄為,也不消極斷滅,做個冷血動物,視社會事業與我無關,歸根害了自己。又那妄心對於身體上呢?好的方面可以調和血氣,益壽延年;壞的方面,心可以生火,肝可以引風,火克金,肺即受傷。所以心過勞的人,心虛肝旺,肝木克土,脾胃受病,消化不良,營養不足,夜眠不安。土又克水,於是腎水大虧,水不足則火更旺,心腎相聯,心氣更弱,肺病即成。內部相互關聯,一動全動,一病全病,而擾之者乃在妄心。所以治病在安其心,安心在息妄,息妄在明心,明心即自覺,而健康的功效在乎靜坐。
靜坐是息心法,心息則神安,神安則氣足,氣足則血旺,血氣流暢,則有病可以去病,不足可以充補,已足可以增長。現在病可去,未來病可防,此其小者也。又心息則神明,神明則機靈,靜者心多妙,觀機辨證,格外敏捷,見理既正,料事益遠,遇亂不驚,見境不惑,能一切通達,自無主觀偏執之弊,而大機大用,由此開啟矣。
關於心的道理,各有其說,儒家說正心,道家說清心,宋儒要把心放在腔子裡。管子內守於靜,外守於敬。孟子所謂「收其放心」,且問如何收法?若云以心收心,心既放去矣,又叫誰去收回?若未放去,就在眼前,又何必多此一舉?又心既收回了,試問又放在何處為妥?又心不似物,可以來去,只是個隱顯問題,究其實,不過是個幻化的影子。但放心、收心、制心、攝心等法,都是幻心,幻上加幻,越幻越多,不是究竟。
要識心的真相,須明心有兩種:一是真心,一是妄心。譬如真心是水,妄心是波,波因風動,風止波息,而水不動,不必定分水波為二,亦不可執之為一。但愚人定分為二,智者知之為一,而究竟非一非二。又言非一非二者,仍是幻心作用,非真心也。茲假定心未動時為真心,要了了分明,寂然無念,是無心心也。已動了,六識分別紛擾,立許多知見,是為識心,是妄心也。因此,一、集起者為心,言眼與色相集而幻影起也。二、攀緣為心,言色本不來誘我,是我自己去攀緣而成識心也。朱子云:「不為外物所誘。」似歸咎於外物來誘,非通論也。三、懸想為心,以過去習氣,轉輾幻想,入於非非,而多巧見也。四、取捨為心,由個別而立,法見情見,正見邪見,乃至善見惡見,彼執取有個道理在,便是妄心,即欲捨去那妄心之心,也是妄心。總之有所求,即是妄,而無所求,也還是妄,以皆波也。然則如何而可?
以上所說,還是個理,不得不明。若要實做到息心功夫,只要在空檔處參究。以人既有心,不能無念,念只可止,不能滅,前念過去了,後念未來時,有個了了分明。寂然無念的,便是那空檔處,正那個時侯,非但息妄,並亦無妄可息,無心可心,亦無空檔可取。不要管他時間長短,只要綿綿密密地,常常凜覺到這樣,不是無知如木石,也不是紛亂若猿猴。於靜坐時,雜念忽起忽落,我只不理它,一不理,即同時止息,又到那空檔時,任他一萬次起滅,我只如是。亦莫作何種道理,去計較是非,每日坐一小時勿間斷,坐得安定,不要歡喜,坐得心亂,也莫煩惱,久之空力自強,功效自見。
  一、起居
(一)睡眠宜早,勿過十時,凡交十一時,為陽生時,屬腎,此時失眠,腎水必虧,心腎相連,水虧則火旺,最易傷神。
(二)睡時宜一切不思,鼻息調勻,自己靜聽其氣,由粗而細,由細而微細而息。視此身如無物,或如糖入於水,化為烏有,自然睡著。(三)如有思想,不能安著,切勿在枕上轉側思慮,此最耗神,可坐起一時再睡。
(四)如在午時,即上午十一點至一點,為陰生之時,屬心,此時如不能睡,可靜坐一刻鐘,閉目養神,則心氣強。凡有心臟病者切宜注意,每日於此二時注意,則元氣日強,無心跳腹泄或小便頻速之病。
(五)夏日起宜早,冬日起宜遲。居北方宜防寒氣,如在粵桂等省,早起防山嵐瘴氣中病。食後勿仰天睡,早起如在寅時三點至五點,此時切忌鬱怒,必損肺傷肝,萬望注意。
  二、靜坐
  靜坐的方法甚多,有儒家、道家、佛家諸門,又有密宗、禪宗之分,今取簡易穩妥靜坐法,打一根基。
(一)兼可治病,但不必因病而坐,即不病亦應靜坐,用以防病、治病、養病,三法兼全,一生受用不盡也。靜坐法於有工作人較難,因無時間也,然每日四十分鐘當可抽出。在表面似乎不急,而人生一切事業,皆以精神為根本,而精神之衰旺強弱,全賴心神之靜定不亂,一個亂字,足以妨礙一切工作。
(二)健康、壽命、德性,並關係後代子嗣的品德健康,也事關改良種族,社會福利,豈不偉大。現在大家忙於生產,看重物質,不知這個肉體,正是物,首先要維持它。人生以健康為第一,應當特別注意。
現在流行氣功療養法,我於此道,素無經驗,蓋各有長處,並非全無效果,只是運氣作功夫,有些人貪求速效者,未免走錯路。雖不可歸咎於法,要非可以普傳而慎始之難也。
應先說病,病有兩種醫法,一是外力,如醫藥、針炙、按摩等是;二是自力。即靜坐法是。外力宜於急症,自力宜於長病。凡藥石所不治者,惟有靜坐法,功穩而妥。若兩法兼施,則更妙矣。
  養身要訣
  人壽至百歲並非難事,惟保持此身之為難,能保持則少病,自然長壽。而保持之法,實在平時,如保持室內清潔,必日日勤於打掃,器具亦必日日洗滌,而物自經久。此身亦物也。
人可以三日不食,不可一日斷水,或可以一日斷水,不可一刻斷空氣。所以人生以血氣流通為主,氣滯可以阻血,血阻可以結毒,為癌為瘤,皆是血氣不流通之故。氣以順為主,血以通為暢。百病無不先由氣滯,氣鬱於內,肝先受傷。挽救之法,在化除得訣。而化除要訣有二:第一尋其根,其根在心,心空則一切自化。心何以難化,則因看事太真,我見太重,器量太小,疑忌太固,所以養身須有學問道德,對一般人難以求全責備,只勉其退讓克己,少惱自少病,此根本法也;第二助其化除,幫助血氣之流通,藥石之外,施以小術,即今所言推拿之法,一無費用,二省時間,三無流弊,四有實效,五勿他求,六為預防。但行之非難,須有先決條件如下:
第一恆心,不可一日間斷,行過百日,停止反覺不適,當如每日吃飯一樣。
第二求功不可速,性急即可助火,火以助氣,反而不美。
第三不可貪多,貪則無恆而性急,勞而無功。以此法乃經常性,況百病由貪而起,不可再貪以重增病苦也。

  養身三大事,一睡眠,二便利,三飲食,其餘起居、服裝等皆是輔助。三事中睡眠第一。然胃納不和者,夜眠不安,故以通便利為第二。而飲食無節,飢飽過度者,腸胃必受傷,而營養日減。睡以安神為主,神以心安為主,應配合年齡,壯年至多七小時至八小時,多睡則智昏頭暈眼紅脹,四肢疲軟,童年必睡足八小時,或過九小時勿礙,老或病人至多六小時已足。應注意者,
(一)夜勿過十點半,老年人以八點為正,勿過九點。
(二)枕上切忌思索計算未來事。
(三)勿以安眠藥片助睡。
  養生袪病法
  人生無量苦惱,百苦交煎,只緣不得安心法。縱使一切享受滿足,他那苦惱反越來越熾,因為思想不搞通,貪心不息,總沒有滿足的時候。凡人身由病而老死,總不出這個原因。
「安心法」三個字,談是容易,做卻甚難,但肯做亦不一定是難。人既無心,便無亂,既無亂,卻又安個什麼,這便是安了。這是最上乘法,不是根器大利的人不能明白。初學人何能做到呢?只有借一點方便法來作個過渡。先把身體維持好,請有病人細細聽我下面所說的辦法,不是空談,卻要實做肯做。
茲先把下手做功夫以前的主要條件說明如下:
一、做功夫時不得著一點意,在功夫上最忌求功求速,扣定日子求何種境象憑證,只如平常一樣依法去做,不計它有效無效,做得好壞且不去管它,見效在下月或百日之後。
二、在做功夫時,不會有何功效可見,不要疑心。第一要耐心,身上有了功效感覺種種舒適,也不要高興而貪做,須知自然而致是正常事,不是奇特事。
三、須恆心,勿間斷,照所指示法而行於室內,設備須周密。
四、做功夫時或有其他舊病復發或忽感酸痛時,係內部血氣由阻而通時的反應,不必生疑而停止,如因外感身熱不能起坐時,暫停一時亦可。
五、坐功時有時忽身體動搖,開目即可制止,勿任之而成習慣。此不一定是壞,但亦勿執取,以為是好現象。總之以勿理為主,一理即著,著即成魔,但非外魔也。

  百病都由血氣失調所致,所謂血阻氣滯二病。但血阻由於氣滯,由於心意識的沖動,遂失正常。因此調氣應先調心,而初期調心法,還須借氣以為用,氣以息心,心以調氣,心是督飭全身組織的主宰,亦是擾亂各部沸騰的首惡。它可以使高級神經系統緊張起來。大腦皮層不得安靜,引起了許多慢性病,如神經衰弱、胃下垂、胄和十二指腸潰瘍、高低血壓病、痰咳、月經不調、便秘、關節炎、貧血等病。若要怯除以上諸病,恢復正常,先須息心調氣去抑制那緊張的局勢,勿使越出範圍。心能制氣,自然呼吸不急促,血液循環也合度,腦細胞獲得更多的氧和養料,促進大腦皮質指導內臟各部組織的功能,如生理上骨骼系統、肌肉系統、循環系統、呼吸系統、消化系統、排泄系統、生殖系統、神經系統等,因不去擾亂它,同時發展正常,各種病症自然消化於無形。
因為生理上有四種本能:
(一)自然生長的本能,如肺壞了,胃割去一塊,它自然會結好長足。(二)排除疾病的本能。
(三)強制習氣的本能,如戒煙、戒酒、戒憤怒的惡習。
(四)求長壽或短命可自由的本能。但如一去擾亂它,那本能就不能發展了。初則不足再則虧損,繼則勉強維持,到不能維持時便倒了,此名慢性自殺。
  心屬火,腎屬水,心腎相連。火宜降下,水宜上升,水火相濟則蒸氣內發,各部機體運動,可求得健康。此可於舌上察知。舌無水則不活,故活字以三點水加舌字。舌上可以報告內部各種病狀深淺,以斷生死。凡人身上水分,如涕淚、汗水、小便,無一不是鹹昧。獨有口內涎沫是淡的,口無津涎則渴,渴即是病,以水為藥而治之。胃內空虛則飢,飢即是病,以食為藥而醫之。蓋火氣上升而水不濟也,以此調之。人身骨肉堅硬者為地,死後化歸為土,血液油汗為水,暖氣為火,氣分呼吸流動為風,此名四大。四大不調即成為病,不調者失去正常也。
  病人自己療養法
  人身機體本具有特殊的功能上,它有自然生長機體的能力,有自然排除疾病的能力,有改造習慣性的能力,有保持生命長壽的能力。除了天生機體不完全無法補救,或質地太薄弱,或病根太深,或誤於醫藥,或硬傷太重,出血過多,來不及醫治外,如果懂得自養的法門,一定可以使之無病,初病可以速愈,病後必可健復。此靠人力不過十之一二,靠自己功能卻有十之八九。但必注意三個條件:
(一)平時的防範。
(二)病時的主宰。
(三)病愈後的休養。

人的多病體弱和短命多半是冤枉的。其原因有:
(一)誤於胎教不良與幼時保護不得法。
(二)誤於有病覺察太遲。
(三)誤於無休養辦法。
(四)誤於亂醫亂藥。
(五)誤於自己怕死,多所惑亂,反致心氣不強。
(六)誤於自己性急而神不得安。
(七)誤於不能制伏性慾而妄動,以致於死。這都是打擾機體,使不得充量發展,名為無形的傷害。

  今先言病後的休養法。因有許多病人醫藥已無辦怯,靠外力是幾乎絕望的了,如肺病、神經衰弱、失眠、血壓高、心虛、胃腸病、初期中風、肝經火旺、腎虧與婦女血分諸病,屢治無效者,倘能照我辦法,至少有七八成望好,只怕人不肯信,信了又不肯耐心去做,做了不久,求功太急,又停頓了。病到了無法可治的時候,只有死心塌地一法,方肯聽話自救,我的法子或者可以兌現。
須照下列幾條切實做去:


  1. 不要怕死。決定我這個病,非但可以養好,並且身體可以格外健康,保證長壽。因為自己機體中本有特具的能力,不是空言的安慰。
  2. 相信不用醫藥或靠何種營養食品,一定有自己除病延年的妙法。
  3. 從今日起,我決定不許再去打擾我那病體,不許想著我那個病是如何病的,好壞都不許去計較它,只做個無事人。
  4. 平日打起精神工作,如工人運用那機器時,今日機器壞了,也得打起精神來修理。在這修理期內,不許想念工作,也不許悔恨喪失了時間和工作,專心一致,否則又遲誤了。
    以上四條是要死心塌地才有效驗,要切切記住。
  5. 自療法,即是自己的靜養法。

每天規定一個時間,宜在早上室內空氣新鮮,溫度適宜,沒有人事或大聲煩擾時,病人安臥在床上,把身心一齊放下,自己渾身如融化,不許用一毫氣力,好像沒有這個身子相似。呼吸順其自然,心也不許它用一點力,一起念便是用力了。但終不能無念,只許微微想著那腳底心,不許著力,不許納氣向下,不許存想丹田,眼不必一定閉,好像我只有這兩只腳底板,其餘都不是我的,也不許計較多少時間。如果睡著了就讓它睡。醒了,我又是如此做,不去想那病。想我此時是造新鮮的血,補充元氣是最最要緊的工作,讓我這個身子的機能自然起作用,但也不許去管它,身上發動微冷、微熱也不管,只有腳底板心是我的。初行時氣粗,漸漸氣細,又漸漸微細,又漸漸是息,又漸漸微息,此時便不問了。如是做法,時間長短隨便,輪流行七次算是治療過了。行過三四天之後,把注意腳底心之法也要漸漸鬆下來,如有意無意不許多用一點氣力。凡初學的人往往心把握不定,卻要帶一點強制功夫。有時心跳,一想腳底心,便不跳了。如是試行二十一天,必大見功效,氣色氣力必定轉變。小行二十一天,長行一百天,從此每天行一二次。在初醒時做,可以保證延年益壽。至於病情如何,在自己體味覺察了。
 6. 自療理由的說明。  
正常兩個字是人生健康的標準,凡幾個月的嬰兒,他身體是天然正常的,如果乳食調勻,暖寒適宜,保持他的正常,那麼,發育特別快,小兒時時四肢筋骨發脹即是明證。因為沒有去打擾他,讓那機體自然發展它的機能,一過暖了,小兒純陽之體便受不住,毛孔一開容易傷風,得氣管炎,便是打擾了。又一過飽了,消化不良,或受內部的冷刺激,如乳母自己受了冷風,氣還不曾轉過來,急急餵奶,他要肚痛腹瀉,或受其他驚嚇便是打擾了。至於十五歲以上的孩童,人事漸煩,那打擾比較也多了。但總不出過飽與寒暖不勻,及用力過勞等,人由此致病,病後失調可以變為大病。及至成年,七情六慾發生,無一處不是打擾它的機能,積久維待不住這個物,它就病了。腦力、體力應付不了環境,初期精力尚強,不會覺察,暗中耗磨,漸漸深入重地,醫治也來不及了。只有乘這個機體還不曾完全破產的時候,急速修理一下,讓這個機體再去自然發展,切不可打擾它,正要幫助它。你想,許多年來,夜以繼日,心神沒有一刻安息的,使機體時時失去正常,從沒有像幾個月嬰孩那樣的有一刻的自然休息去發展,人又安得不病,病又安得不死呢?因為心神是時時提上的,憂思傷脾,所以消化不良,收入頓少。腸胃不和,則夜眠不安,所以多失眠和腦弱諸病。肝經火旺,腎水即虧,所以心臟腰病接連而至,抵抗力弱,外邪易入,所以多氣管炎。而腸胃不通,肺氣不宣,必定患肺病。腎水虧的人,色慾必盛,所以最近的社會上,有生育益繁而健康的兒女必少,這一身弄得七損八傷,再加種種環境,只有添病,不能減苦,除了自救這一法,更無別法。今日得有養病機緣,切不可再蹉跎了。從前時時刻刻提起,我今天勸你暫時一切放下來,把心安在腳底板下,是個湧泉穴,引水向上,引火向下。為什麼不主張存心丹田呢?因為容易把氣納進去,反而成病。如微微引向腳心,自然不著丹田,而亦不離丹田,有效而無弊。然尚不許十分著意,就怕貪功的人性急求快,反而不美。如是全部機體讓它得自由處分,不去打擾它,見功必快。我常用此法以自治病苦,行之有效。故敢至誠奉告,為諸病家一小助爾。
總之,病人第一要心氣和平,對環境要知之,想著病人之苦,他們還役有我的安息休養,要時時發這樣的平等心,就是巨大的福量,病更好得快了。

  調氣攝心法
第一、坐法,可坐在床上或帳內,墊高五寸,體重者七八寸不等,以安適為度,兩腿交叉,右加左,兩手心朝天,右手加左手上,腰正直,勿太伸腰,不可亂動,即動須極慢,兩眼閉合隨便,但勿東西張望,舌抵上顎。
第二、呼吸出入,宜輕輕合口,鼻內呼吸聽其出入,由粗而細,由細而微細,由微細而息,漸漸平息。切勿性急,壓制使平,出入長短純乎自然。
第三、攝心法,此有三:
(一)打坐時攝心。
  若心念紛紜,就宜聽呼吸,使此心略有點事做,不致外馳,以心馳於外即生散亂,引起顛倒,心注於內,便易著意,流人阻滯。應使其隨氣升沈,若有若空,不許有著。但久久又入於昏昧,則非調矣。當感覺昏昧,即提起精神,了了分明,徐聽呼吸,不起任何善惡妄念。但又不知不覺而妄念又起,只一勿理,如是死心塌地捱過了這坐時,再臥一時,開首四十五分鐘加至一小時為止。每下座時切勿性急,須把身體搖動幾次,兩手足逐步一一分開,用兩手心擦磨面部腦部前後數十次,再下座走走,或再安臥一時亦可,每日照例坐一次,不可間斷。每次坐四十五分鐘加至一小時。
(二)睡時的攝心法。
  每夜睡穩後溫度適當,男宜右側臥,左肩在上,女宜左側臥,右肩在上。但亦不拘定,如有痛楚不能左右側者亦聽之,兩腿稍屈,呼吸如上。調勻後即管督此身,不許任何部分用一點氣力,此是唯一條件。若有所思所聞所覺,即是用氣力,甚至乎使臂指即是用氣力,呼吸稍粗亦即是用氣力。如同自身是個死人,一切不能動作,又自視如一粒糖放在水內,化散烏有,不久那呼吸自然而平,似乎不由口鼻內出納,而渾身八萬四千毛孔中有了動作,或張或翕,此時無我無身無氣無心,天然心歸本位。所謂引火歸元,又名水火既濟,為治療百病之總訣,且不比用藥石有副作用,或留後患也。此法不拘多少時間,即幾分鐘亦有許多益處,幾時睡著亦不管它,聽其自然。如睡至半夜,不能睡,切勿強睡,不妨再試一、二次。如仍不能睡,即可起身,稍歇再睡,切忌輾轉反側,胡思亂想,或感覺飢餓口渴,養成失眠頭暈等病。
(三)白天人事往還時的攝心法。
  人生最忌是個亂字,心亂了,對外可以紊事,對內可以打擾血氣,使失正常。凡惱怒恐怖喜憂昏疑,都是亂,為多病短壽的根源。不但養病時不應亂,即平居時亦忌心亂。
  摩擦強身法十二則
  法本無量,亦無定法,姑取其簡而易行者十二則,簡則可恆,易則省時。此十二則,久病初愈,或身弱者,先不必全做,步步增加。然有萬不可少者,有女子不必用者,於說明下注釋,望自己逐條衡量。以恆心為第一,不可一日間斷。次以勿貪多為要,反使血氣不調勻。三以勿速效為主,見功愈緩,根底愈結實,且無流弊。蓋急促者,每短折,穩固者,恆長壽也。
一、摩頂固腎氣。早起先平坐,以左手托緊外腎囊,勿鬆,閉口合牙,右手心摩頭頂上三十六下,勿快。再換右手托緊外腎囊,左手磨頭頂三十六下,即放鬆吐出濁氣三口。此法只男子適用。
二、運頸除癆傷。平坐兩腿直伸,雙手按膝上,腰直頭正,身勿動轉,頭頸向左後看,再向右後看。各七次,頸以不可再轉為止。如是每次一轉,腳後跟伸一伸,勿過用力。再以頭頸仰後向前上下叩,如叩頭狀,亦七次。可使從頭頸至腳後根筋骨二十四節均可拉直,渾身血氣自暢。
三、運睛除紅翳,去心火。正坐閉目,轉頭頸如打圈子,身腰勿動,左轉三十六,右轉三十六,眼睛亦隨圈子左右轉,如看四圈,再正坐,忽然兩目大張,向地下看,同時吐出濁氣。
四、擦腳底心,引火歸元。兩腳各擦二百四十下,天涼宜三百二十下,同時閉口,以舌抵下牙根,不必用力,口中津液自生,然後集中咽下,以意引入臍下,要用勁,喉中各各有聲,稍停再咽,約三口。此法最重要,尤其婦女及陰虛晚熱,手腳心焦熱無汗者,宜常用此法,久必有效。
五、掐三里穴,穴在左小手腿膝下,靠外邊,試以右手心安右膝上,無名指尖點到之處,以左手指尖探取掐入右三里穴內,覺得甚酸處即是。左手按左膝上,亦如上試之,惟指甲宜剪平。每次掐一百下。此可通三焦,健脾胃,引火歸元,與擦腳心並重,每日可掐多次。
六、擦腰固腎。正坐正立均可擦,以雙手作拳,用拳背按腰眼,不可太用力,隔單衣打圈擦,或直上直下擦共二百下,初學每五十下息一息。如有汗時,可拳背按緊腰眼,用力揉亦著力,在各人自體會。
七、兩手攀足。正坐屈腰,而臂直伸,手指下點腳背,兩腿彎宜直,使腳筋拉直,老年人宜慢,手指點到,不可點時即止。此不可急,亦不可貪,老年人取第六法為宜,或量力並行,徐而恆則有功。
八、勾指運力,治臂腿風痛。正立,兩腳分開,兩手同時用中指無明指入掌心,大拇指壓其背,再以兩手大指勾兩大指,小指勾小指如練,用力左拉右拉,閉口,心內安,共三十六下。腰正勿動,兩腳稍分前後,可勿倒,如有兩臂酸痛者必勉力行之,久久腿痛亦愈,老年人尤可強筋骨,健脾胃。
九、擦頭上部,以平肝、清腦、明目、理氣。以兩手擦兩耳輪六十下,後腦左右各六十下,擦面三十六下,喉部頸際左右六十下,有氣管炎者,日行勿間斷。
十、擦兩脅上下,以健肝胃。此可飯後行之,在八字骨左右,兩脅之下,擦一百至三百。勿食過飽,行之,飽時勿擦腹部。臨睡下時可擦小腹二三百下,擦臍下全部,不拘多少,睡著為止。
十一、叩齒三十六下,可以固齒。可於行第二項後行之。又凡遇小便時必咬牙,則腎氣勿泄。小兒女必日日教之,久久勿忘,終身受用。
十二、擦兩小腿前後各一百二十下,可於掐三里穴後行之,兩手同時上下擦。
  如何勸導蔬食
  蔬食當然是應該的,本不成問題,目的在慈心勿殺。因為社會上人類習性之不齊,不得不勸導。佛在世時亦只戒本門僧尼,而對社會一般群眾不加例禁,只有勸化。因強禁其勿殺,而殺愈多。應先講心的問題。凡具悲心者,自不肯殺生。具大悲心者,對殺生之人有憐憫心,且能善巧解化之,不執取自己之功德見而與世逆,此是文化程度關係。古人無故不殺牛羊,亦是鄭重宰殺,冀其減少殺業而已。故此事當從根本上解決,一一論之如次。

一、食是慾,因慾而舌根多所分別,遂立五味。因五味而更起貪得,求食之慾愈熾,種種試驗殘殺愈出愈奇,造成世間大殺業。被殺者固可傷,而殺生者尤可憫,如欠高利債之永永糾纏不清,甚無謂也。而幾十年來社會習慣視為當然,豈不是顛倒。

二、食既是慾,可知不論蔬食、葷食、腥食、素食,都是不應該的。但人因貪慾而有人身,身即是物,要維持這個物,不得不使其營養而講衛生。生是保持其生命。既講生命,即談不到口福,食舌上的舒適。要講腸胃的適宜,才可以保持生命的久長。但世人又有一種惡習,如富有者之大宴集,一席多至十品。到後來,舌亦無味,徒具觀瞻,而越富有殘殺越多,極無意思。如北宋時,一席千人宴,每人各鴨舌湯一碗,每碗三枚即三千條鴨子的生命。不久金兵入汴梁,大肆屠殺,一如斬殺雞鴨。即不談因果報應,其忍心如此,早己失去了人格,與禽獸無異,故受殺報而不足惜。此食慾施於四食五味之外,荒謬可笑。

三、葷食指蔥蒜,腥食指魚肉,蔬食為菜果,素食為隨緣。素食者不擇精粗、美惡、葷腥與蔬食也,口素而心亦素,見淨而意亦淨,是為食素。食為保養生命,則凡蔬菜中有礙於衛生者亦不應食。我見有食油灼粽子而喪其命者。故生冷硬膩四物皆當慎之。食葷可以助瞋心,食腥足以助淫慾,多瞋傷肝,多淫傷腎,多食又傷脾胃,肝腎傷及心臟而肺病矣。如是就違背了食的本意。

四、憂思傷脾,憤怒傷肝,勞慮傷神。若終日煩惱,即使蔬食得營養,仍不兔於夭病。此心素之可貴也。我人不獨應衛其身體,更應衛其生命。仁者必壽,勝殘去殺,才是真素食,養成社會上一團雍和仁愛平等慈祥之氣,正是思想的改造,和平的建設。然數千年來,積習的深厚,不得不大刀闊斧的改革。在革創之時,去惡必須鬥爭。時代進入建設之期,為社會進化起見,素食之法亦重要的大建設之一,有力者應注意提倡,共同建設這個莊嚴燦爛的和平世界。

五、食是一事,殺生又是一事,殺生是絕對不可的,但如完全禁絕殺生亦不易做到。要戒殺生,先須戒生。人因貪求而使之多生,是以多殺,能戒生即可少殺,此是根本戒。佛說五淨肉,為不見,不聞,不為我殺,已死肉,鳥獸食之殘餘,此名五淨肉。亦無非戒其心之殘暴,為避重就輕之法。然蒙藏西北等處,以環境關係,不能不肉食。但於殺之前,先以咒力加持,此亦不過防止自己的殺意,勿斷大悲心而已。中土食物豐富,即完全禁止殺生,亦無影響。然而禁屠一二日,即大起反應,此事誠難得圓滿解決,非有力制裁而加以善導,不能挽回於萬一也。

六、食為五慾之一,五慾者,財、色、食、名、睡也。正貪某種慾時,執取其一,餘皆可棄。社會上欲無形制止貪慾,總以平衡為貴,巨富與過貧,皆可引之入惡。一為殘暴,一為貪鄙,惟有中等生活,有享受而不太過,亦易於滿足。如春秋二季之天氣中和,不過儉,亦不太奢,殺生等事自然減少。故欲美食須先饑,餓則粗礪亦甘美。可見並不是肉食蔬食問題,全是饑飽間題,應當平心靜氣的研究,善巧方便以導化之也。大凡富有之家,每不易得饑,饑主要從勞力中來。勞於工作則易饑,饑則葷腥蔬皆無所擇,而真素矣。

七、蔬食而求精美,非素也。此當是喉以上的問題。但求適口,不計衛身。食時第一要饑而後食,且要多嚼唾沫,可助胃中消化。細嚼則汁液愈精,而血乾淨清潔,自然少病。故經風霜後不宜驟食,過勞不宜驟食,忙亂時不宜急食,氣惱時不宜急食,臨睡時不宜多食或多飲酒,不饑餓時不雜食,饑餓過度時切忌食得快,守此七條,必無胃病。病從口入,終身之累,其慎之也。

八、凡腥食者,每易過食,明知己飽而不忍捨去異昧,且必佐之以酒,酒以亂性而禍從口出,於身心兩無益也。

九、惡成於習,習成於數,數數殺生見血,久成為習,而不覺習於殺人矣。故社會腐化易而文明難,墮落易而向上難。謀國者切勿謂其細故而忽之也。

十、蔬食求其必精而豐,必有所嫌,非素也。總之,葷腥蔬為之口食法,素食為心食法,此食素之所以難也,皆不可以不辨。素食一道,其義廣矣。(一)素有隨緣行素之意,一切順應環境,心無偏執,是為素。所謂素,富貴行乎富貴是也。(二)素者隨各人地位立場而施,在家人與出家人不同行其素也。喇嘛之在西藏青海而肉食,來上海而蔬食,素也。供何物則食何物,勿強人所難,素也。(三)我蔬則蔬,不自以為功德,素也。人腥則腥,不必起瞋恨心。有緣則化之,勿強與之逆,素也。(四)自己能蔬食則蔬食,若對腥葷仍有饞貪,而我故意蔬食以鳴高,用硬壓功夫,久必保持不住,則非素矣。又素者淨也,心無妄也。學佛只學得個淨,意如虛空,心有葷素二見,則非素矣。

十一、斫伐竹木,竹木無執著性,故不知報復。凡禽獸含靈,動物具有執著性,故被殺時,亦知道逃避抵抗,何況於人。凡動物被殺害者,心必不甘,還報是當然的事。【楞嚴經】云:人食羊,羊還亦食人。世上冤怨相報,無有了期,本來我此肉身原同物品,本可借來借去。怕還債者,不必欠債。今我殺而食其肉,是於肉食之外又加上一層生命債務,亦斷無不還之理,惟時間性耳。故殺戒為第一,正不必貪此一時之口福而貽害無窮也。故食腥與殺生食肉截然兩事。今如火腿鹹魚等等,無有生靈在上,亦無殺報關係,僅是食料,故無報應。論者必執以為我又提倡肉食,罪何敢辭。又云:你不吃,人就不殺,此理自是正當。但是一句現成話,幾千年來,人人如此說,究有何效果?我人當平心靜氣來加以研究,先不必唱高調,自詡以能吃素,或自以為能不殺生。今日一頓蔬食,飲一杯水,嚴格而論,以殺了多少微生蟲。故亦只可避重就輕,以不見血為度,聊以止其殺意殺行而已。食有六道不同,天道為意食;魔道為精氣血食;畜道為段食,以物有形段也;鬼道為餼食,取食物之有熱氣而嗅之即飽;地獄道不得食;獨人道是慾食,隨其慾之變化而需要,積久成習。本來人可以不食,氣充則不餓,遂又名氣食。但以貪慾故,變為段食、肉食、蔬食,臻至無所不食。故不論何食,皆當生慚愧心。
以上十二條概言殺生之不可,而蔬食之應提倡。但一時積習難返,尤當善巧方便以引導,且勿與逆。茲再論之。

一、勸戒殺切不可急,欲速則不達,反失去機緣。擒拿不住,亦不可疾。疾惡如仇,則又何必。此當以感情化之,使之相近,尤不可逆。此不是硬做的事,逆則近於意氣用事,轉可引其惱怒,而反多殺。第一勸其少殺,再進而戒殺。先勸其半蔬食,久久自然就範。再勸其食現成肉食,而可以完全戒殺矣。

二、引其蔬食亦當有法。第一告以衛生之理,蔬食可以夜眠安適,腸胃清潔,自然少病長壽。人總是怕病畏死,此亦善巧之一法也。第二不餓勿食,切忌雜食。第三劣者先食,美者後食。第四令常觀食草根樹皮者何如,一發悲心,自然下咽。

三、我人所以勸人蔬食者,無非要其入佛,減少殺劫。用意本極慈悲,惟收功不必在一時,而利害大小又當權衡。凡來學佛者,大都帶病者多,一聞蔬食即懼而退縮,似不宜再嚴格以拒之,此其一也。凡不信佛者,往往不能蔬食,一聞即生厭惡心,因之而影響於皈佛者甚大。我曾親聞多人說:「修密宗是方便的,不必強要吃素。」雖其人未明密法道理,卻可測見社會上心理之一班,此其二也。又學佛者對於骨肉間之愛根,總難遽斷,因自己蔬食,亦強欲家人同種善根,因此鬧口舌,傷感情。其勢不敵者,暗恨佛教,引起謗法謗僧,其害甚大。而勢可敵者,往往因其勸之,反而故意多殺,其害亦重,此其三也。又有蔬食未久,親友不及普知,遇有宴會,有豐盛之饌,而客來不多,正喜其光臨,乃偏要蔬食,主人不得巳而再備蔬菜,事後即有怨恨之辭,牽及佛法,此其四也。因蔬食問題,許多人從而謗密,不知密法是密法,與肉食無關,喇嘛自有其立場,自有其法用,密宗修降魔大法時,必需食血。密法本是不共法,當初諾那大師於抗戰時在重慶修法,殺牛為祭,謂自此日寇不敢入境,當時世人疑而謗之。後果然。若以教理論之,以世人眼光評之,應無所逃罪矣。此其五也。以我過去之經驗,凡以壓制功夫持戒蔬食者,必於臨終前大翻種子。我鄉有比丘尼廣定師,二十出家為尼,戒律甚嚴,念佛五十年,參一部牧牛圖,垂三十年,我見之年已七十矣。聞我說牧年之旨,忽大喜,向佛前禮拜求皈依愚公而修密,至八百餘座而病。時余欲北去,乃告其左右侍者,爾師如命終時必罵人,必鬧開葷,不要緊的,當任其發火,而以極精美之蔬食饗之,曰是葷的。彼不久必大悔恨,爾等當再告以我之預囑,彼必釋然。此關一過,此病更不再犯。後果然,乃合掌念佛坐化。又類此翻種子者,不知凡幾,此其六也。

四、饑餓有真假之別,饑之不可忍時斯是真饑。若見肴饌而即思食,此是假饑。見美饌異昧而不捨者,此是慾食。慾食即易中病,而肉食者每難制止。

吾人對此問題先得打破成見,律已須嚴,衡人宜恕,而對自己亦當時時調伏,不可執取蔬食為自己功德,亦不可執取肉食為他人罪惡。鄙人昔亦吃素六年,但是假的,在家庭常常氣惱,六年中,無日不舌素心葷,眼葷口素,煩惱無已時,遂又開葷,重新練起。或豐食,或惡食,或淡食,或白飯兩碗,而以美饌陳於前,以強制之,用以打破此二見。余明知開葷必招罵,更特意求個罵,以破此功德心。名為五慾之最難破者,色次之,財又次之,食與睡更次之。名心不死,無以入道,此亦練心素之一法也。然而行之多年,仍難自信,始悟對治法之非計,以仍有此心,二見終未泯也。特念學佛根本當不在此,多生習氣,非真參實究,從見性下手,不到根塵脫落時,此病斷難拔除。又經十年,才做到見美食可以不饞,凡葷素見、功德見、名心喜心,或可不住,意中特覺自在,此我之所謂心素也。我今此論明知必受種種責備,但我行我素,不敢虛偽。記得八年前,同學某兄特因此事專來問罪,余笑謝之,謂:「各人有各人的道理,兄今特來關切,實為感謝。惟另有一人關愛我者,更切於兄,兄知之否?」渠問何人,余自指曰:「即王某是也。某學佛雖不久,實不知自愛,今特意求人謗詈,兄當思此中究有何種代價。豈借修密以為私便者?因果又豈不知?」渠默然無語。後二年,又來告我曰:「我今不得已而又開葷矣。」余笑曰:「你本來不曾素,庸何傷?」願我同門有致疑於此問題者,亦勿定執我言為是,亦勿與人多爭,使人惱亂。當發大悲心,先從自己見性功夫下手,勤除習氣,蔬食一法可自然而致。孔子所謂「先立乎其大者」是也。但我始終不願同人殺生,並且提倡戒生,以多生即多殺也。又投入畜類者,早巳種下殺報,無所逃於業力,不被人殺,即為同類或異類所殘,惟不必由我殺之,以結惡緣。昔上海大場有放生處,無類不有,乃於抗戰時盡被軍人殺卻,無一留存,此業力之可畏也。人生大事有過於了生死者乎?望同人速注意於此大事,慎毋多諍可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