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坐須知---心密二祖王驤陸
“打坐”,打除妄念,坐見本性,故名。

一、心中心法共有六印,當依次修。每印坐兩小時為一次,計八次,為第一印圓滿,然後再請第二印,每次必默求諸佛菩薩金剛護持我,使我六印圓滿,不致中途停頓。因第六印為最要,非福德全者,不易承當也。

二、修時,第一結印,在兩小時內,無論如何,手印不得散放。第二持咒,口勿停,不可說話,不必出聲,唇要微動。第三心勿外馳,如覺知妄念起,立刻勿理,不可壓制(此亦妄心也)。不可隨之流浪,妄上加妄也。我只一切勿著、勿理,亦勿恨妄念之來,亦勿喜意念之空,一概勿理。坐得好,坐得勿好,均是進步。以不在坐上見功,而在下座後,自然有不可思議之效力。

第一印第一座(即第一次)為開山第一斧,功力最大,無論如何,必坐足兩小時,或多過幾分鐘。所以咒不熟極(三四日後),不得遽坐,恐因坐而妄憶也。第一印為諸印之首(兩手共有一萬六千余印),諸印之王,諸法之母,十分重要。手或酸痛,是業障出來,要生歡喜心,從此三惡道永斷。必證菩提,故名菩提心印。前三印為證體,為得定,為拔根之無上法門。後三印為起用,為開慧,為永離三惡道之無上捷徑,故必鄭重。

三、可坐在床上,坐時忌背後有風,前面受寒氣。腿在秋冬涼時要蓋好。飽後勿坐,要隔兩小時。亦勿太餓(君自酌定),又氣惱時切勿坐,待氣平再坐。下座勿急,兩腿稍舒再下座。隔六七分鐘再大小便(此可先便)。打七或九座後,忌有房勞,平日一座勿忌,但必隔離四小時。又病時與過勞後勿坐。

四、坐時手臂或兩腿酸痛,即是有風,正是出病之時。只要忍到勿痛時,其病即除。座上肚脹,舒氣,出下氣,均是好象,切不可摒止。所以座要高六七寸(不定,以各人舒適而定)。兩腿右壓左,交叉在墊子之下,如能單趺兩小時者聽任,但必後高,勿許平坐,雙趺者平坐,後面忌高。如不能連續雙趺兩小時者,切勿雙趺。因中途不能散印也。又不許挂腳坐。至於有老病之人,舊病往往因坐翻出,是好不是壞,切勿疑而中止,亦勿貪坐而過勞,功夫進於不疾不徐之間也。

五、座上設備,(一)黃布一方,蓋好手印。(二)鍾一具(開好)。(三)痰盂一具。(四)勿用好香,可點在門外。(五)勿帶帽。(六)腰帶宜松。(七)門勿閉,任人出入。小兒聲鬧可勿理,正資以練心。(八)勿用靠背。

六、手印勿高舉,正當胸,稍靠兩脅,有時不覺放下在腿上,覺即提起。腰勿亂動,伸降宜慢,亦勿伸直。

七、上座練定,慧在定中,下座練慧,定在慧中,于一切時,不肯放鬆,方不是一曝十寒。當體會在座上時,心中寂然湛然,無一毫念頭時,是什為光景,這個光景是靠座上印咒(佛力)、修持(自力)合逼出來的,不可小看。不到根塵脫落時,是不會證到如此地步的。你往往將此景象,忽略過去,所以拿不住,還是自己不用心、不痛切的緣故。但此景象,在座上切不可去求他,一求即是有心。如水上生波,水的光相就不見矣。所以要斷,逼到六根與六塵脫開,前後際斷,於斷處,在其間得個消息,自然覺見實相,此是真功夫,不是理解,是真入道的悟見,不是在道理上的解義。到此地步,切勿鬆勁,時時體會。到熟極時,如子母相依,又如自己的姓名,永不忘失。功夫由淺而深,由深而忘形,法見一空,便可打成一片。

八、每次持咒,必熟極而快,當慢持幾遍,字字分明,以免油滑漏句。

九、所出各書,當次第參究。但未修滿六印時先勿看。對於同門,當盡情告授,不可隱瞞。但亦有先後。此是大悲心中方便法也。且可練習說法,為日後度生預備,增長慧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