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蔡奕忠老師 自述修行經歷》

我告訴大家,這個心中心法要想修得如法,也很容易。我是九三年的七月份,求了心中心法,這前面呢,修了兩年的六字大明咒,跟你們一樣,兩個小時一座,也坐過兩個半小時一座。
後來去求了心中心法,連續修了四輪,修了四次兩個六印,都沒有辦法修完,因為這個手印太痛了,種子翻得太厲害了。所以呢,我給元音老人寫了一封信,請教元音老人,有沒有比心中法更殊勝的,不用打坐也能見性成佛的法?
向老人求助,老人給我回信了,這個法在我們這個時代是最殊勝的,最直接的一個法門。它要用恆心來修行,不能夠三天打魚,兩天曬網。像我這麼個修法,三天打魚,兩天曬網,都能夠成就,那這個世界,早就沒有眾生了。
老人回信呢,讓我感覺到沒有退路可走了。那我就先把這心中心法放下了,重修六字大明咒,總結了一下自己前面的修行。然後,重修六字大明咒。給自己下了一個強度~座上一動都不動。座上一動都不動,不睜開眼睛,手印不散,咒不斷,不到四個小時一座,絕不下座。就讓自己的心在座死掉,就是死了我也不下座。
剛開始,我打坐是看時間的,後來把這個鬧鐘藏起來,剛開始是放在枕頭底下,不行啊,這坐了兩個小時之後,還是要用腳去把那枕頭踢開,看時間到了沒有。後來,為了把這個毛病給克服掉,後來把鬧鐘鎖在抽屜裡面,鎖住了。花了一個多星期,才把對時間的牽掛,這個毛病給改掉,一定要改掉,不改掉不行。
修了半年多,每座都是四個小時以上。修了半年多,有一次定了鬧鐘,定四個小時,結果鬧鐘,不知道鬧鐘沒響,還是響了我沒聽到,總之,那一座是坐了六個半小時。一下座看時間,哇!六個半小時,感覺到這六個半小時的打坐,比四個小時還快。從那個時候開始,就是坐長座六個小時一座。這樣子,修了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,才重新修心中心法。
修心中心法的時候,每天都是無窮的受用。從兩輪六印開始,這個一百座修,就已經是受用無窮了。這樣子修心中心法,它才有意義啊。
所以我們想要如法的修行,那就要有堅固的基礎。不要急著上心中心法,那沒有意義。如果是上了年紀,師兄要灌頂,我們都盡量滿足大家的願望,因為年紀大了嘛。但是年輕人,那我們就有要求,要把基礎打好,還有一個,出家師父求灌頂,我們都不考慮打基礎的問題,直接就灌。但是,在家居士,我們就要求高一些,嚴格一些。
假如說修心中心法,我們自己把自己淘汰掉了,那還不如,在修六字大明咒的時候,就把自己給淘汰。為什麼呢?因為心密的灌頂,灌了頂之後不修,它是要背業的。六字大明咒,它不需要灌頂,所以它不用背業。
所以,我們跟師兄們說:灌了這個頂之後不修,護法神他要流淚的,護法神落淚了,我們就要背業,是傳法老師背業,不是師兄們背業。證明這個傳法老師傳的不如法,才會讓大家退心。
所以傳法老師要背業,我們的老師要替大家背業。所以在我們這些老師當中啊,沒有幾個人身體是很好的,為什麼?因為業障深重啊,業力不可思議,所以我們盡量勸大家把基礎打好。基礎打好,我們再修心中心法。能夠如實地修證,直到見性成佛。那這樣的話,我們這些老師就功德無量了。這樣的傳承,它才有意義嘛。
以前,我們好多老師啊,要求都不高,只要考試,你能夠坐兩個小時一座,就給你灌頂。那這考試是沒有意義的,就算是他沒打過坐,為了考這一關,咬咬牙,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。灌了頂之後,真正修起來,困難重重,修了幾天就不修了,因為自找苦吃嘛,沒有幾個人願意吃這種苦啊,自找苦吃嘛。
所以我們現在說,我們不需要考試,大家觀察一下自己,基礎打好了沒有,打好基礎了,求法呢,我們給灌頂,傳你心中心法。那自己有沒有基礎,自己知道啊,師兄們,他起碼不會騙自己啊,他自己知道,自己有沒有基礎。
但有一些師兄,他知道自己沒有基礎,但是他認為自己能夠堅持。所以我們說了,這是不切實的,沒有基礎你是堅持不了的。那個小孩子,學走路一樣,你連爬都不會爬,你還能跑嗎?所以光有信心是不夠的。所以現在我們的老師要求都提高了,因為退心的師兄太多了,所以老師們的要求自然就提高了。所以我們不光是要傳法,要灌頂,要傳法,還要教最基礎的東西,先把基礎打好,再來修心密。
……淨明上師自述修行經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