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淨明上師關於打坐的系列開示》

1. (一)為什麼要打長坐

   上師:所以我們回過頭來講,這個宗門的特色就是打坐。可能有人會問,為什麼要打那麼長時間的坐啊?不都說打坐是助行、下座觀照是正行嗎?打坐兩個小時就夠了嘛!你坐那麼長時間幹什麼?說這句話的人呢,說實話啊,他沒有真正認識到打坐的意義。你看我們元音上師說了:座上要心念耳聞,座下綿密觀照。為什麼先要強調座上的心念耳聞,然後才是座下的綿密觀照?因為你這個打坐,座上如果沒有體現出微細流注,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心念耳聞。所以我們好多師兄,兩個小時一座,兩個半小時一座,打了五、六年甚至七、八年坐,一下座,說:唉呀!老師呀,我這個座下觀照不得力啊!一開口就是不得力啊,我連自己的念頭都看不到啊。我們說為什麼看不到念頭啊?因為這個念頭就是微細流注啊,你座上都看不到,你座下能看到嗎?座上看到的是煩惱,座下看到的還是煩惱;座上看到的是妄念紛飛,座下看到的同樣也是妄念紛飛。所以好多師兄說坐了兩個小時、兩個半小時之後,下座還是妄念紛飛,因為座上座下是相應的,坐了好多年都是這樣。所以我們打比方說,你燒這一壺開水,本來這一壺開水燒半個小時它就要開了,我們都是燒到二十分鐘停了,放下了。到了明天又燒二十分鐘,那你燒十年,這壺水它也沒有辦法燒開。因為它時間不到啊,不是說你每天都燒它,它就會開。 所以這個座上打坐,沒有體現出打坐的作用,下座自然就沒有力量起觀照。還有的人把我們的師兄都當成大根器之人,“啊!你們個個都是古佛再來呀!”這話說的也沒錯,因為諸佛本意是這樣。個個雖是古佛再來,但畢竟還是迷惑眾生,還是迷失的眾生。如果大家都是上根利器之人,那不用打坐了,光聽你說法就能夠開悟見性了。那樣的話,這天底下早就沒有人可度了,早就自度成佛了,所以打坐還是一定要打。如果都有這麼好的根器,那不用修心密了,不用修印心宗了,直接去修禪宗、去參話頭。甚至話頭都不用參了,因為參話頭都是末後禪,直接就是祖師禪。聞經開悟叫如來禪,言下大悟叫祖師禪, 好根器那就言下大悟去了。參話頭那還是末後禪,那是這個宗門已經敗落了,不得已用個參話頭。所以用這個打坐來培養定力,這是末後禪以後的事了。這根器已經是鈍根了,不是利根之人了,所以不得已,要持咒打坐啊。當然了,我們在這說的是方便說啊,相對來講啊!實際上持咒、打坐啊,在釋迦佛時代已經形成了。所以我們讀《楞嚴經》,釋迦佛在《楞嚴經》上就說:唯有持咒、打坐可以成佛,否則,無有是處。這個在《楞嚴經》上已經是這麼說的。在我佛時代已經是這樣了,並非到了今天才這麼提倡的。(掌聲)
上師:不要掌聲,阿彌陀佛!
    師兄:師父,心生歡喜。
   
    西曆 2015年12月1日(佛曆2559年農曆十月二十)開示於海口
   

2. (二)盤腿方式與坐姿

   上 師:你打坐有問題嗎,你怎麼打坐的?
    弟子A:我有時候單盤,一個半小時以後把腿拿下來就散盤。有時候告訴自己心別動啊,心別動啊,單盤兩個小時。平時沒怎麼走,是不是這個問題?
    上 師:還好,你單盤要是時間長了,毛病更多。單盤不適合打長坐,打短坐可以。兩小時前是可以,三小時以下都可以。單盤坐三小時一動不動了那脊樑骨都是歪的。
    弟子A:哦,對對對,我們那時候打七,好多同修說:“唉呀,怎麼那個身體有點歪呢?”
    上 師:脊樑骨都是歪的。
    弟子A:我有個師父是高閔寺的老師父,他是坐禪的,上我們家來了。我一個佛友就問他說“師父,你說我們這打坐那腿要換嗎?”師父說:“要換啊,不換你就不平衡了,要歪啦。”大夥還沒理解,等這次打七的時候就發現,怎麼坐著坐著就往一邊歪呢?
    弟子B:他意思是說這邊歪歪那邊歪歪,就不歪了。(笑)
    上 師:換了那不也是歪嗎,你換了還是單盤,不還是會歪嗎?不是歪過這邊就是歪過那邊,總之是歪的。
    弟子B:姿勢不對會落下禪病的。
    上 師:你這個歪坐時間長了會坐骨神經痛,這一圈都是痛的。然後這兩邊也是痛,坐骨神經痛,不打坐都痛。
    弟子D:那要是雙盤就不歪了?
    上 師:雙盤就不會,雙盤跟散盤就不會,它脊樑骨是直的。但是你單盤呢,這樣子坐你看它歪過這邊,那這樣子坐它歪過那邊,總有一邊是歪的。
    弟子C:那要是雙盤適合打長坐嗎?
    上 師:適合。
    弟子B:雙盤適合,要不就是散盤適合,就是不能單盤打長坐。
    上 師:對,單盤不能打長坐。
    弟子C:要是雙盤時間長了對身體有沒有不好?
    弟子B:對女的不好。
    上 師:女的有的會引起子宮下垂,流血不止。
    弟子C:男的就沒有什麼負作用啦?
    上 師:男的沒有子宮嘛!(眾笑)
    弟子C:其他方面呢?比方說男的前列腺什麼的。
    上 師:那不會,對前列腺有幫助,可以治療前列腺。
    弟子D:對前列腺效果特好。
    弟子C:就是雙盤?
    上 師:嗯。
    弟子D:我知道一個出家師父,他開始那個前列腺毛病挺嚴重的。我觀察他一個小時差不多就要上一趟廁所,後來他就打長坐,最後他可以打七,一座六小時不用下座。
   
    摘自: 淨明上師應機開示
   

3. (三)盤腿方式與坐姿

   像我們這麼盤腿打坐,我們說這個散盤 像師兄們這麼坐,其實這個坐法,打坐的這個方法,並不是我發明的,這個是我們上師元音老人,他說這個散盤坐,坐要高過我們這個腳,高出二十公分左右,當然這個所謂的高出二十公分左右,還得根據我們身高的程度來比較,像一般在一米六五以下的,二十公分就顯得高了一點了,我們的腳在十七到十八公分左右,個頭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的這個身高的話二十公分是剛剛好,一米七五以上還要再高一些,二十三公分左右,所以他是根據身體的高度來決定這個坐的高度,我們這樣坐法。
    因為大家要知道,這個打坐用的凳子,它有一個斜坡,我們坐在高處,腳放在地上,那麼我們就會發現,整個身體的壓力是在這個腿上,而不是在關節上,在這個腿上,這個腿的力量,它就已經分化到我們這個凳子上,實際上它是不受力的相對來講我們這個腳踝骨,腳關節這個地方他就要輕鬆很多,也有很多地方說我們這個散盤不標準,散盤應該結到上面來,放到這個椅子上面,但是我們知道,我們散盤,腳掌放到椅子上面之後這麼坐起來,膝蓋是高過我們的小肚子的,高過我們的腹部,這樣我們腹部有一種壓迫感,這種壓迫感導致我們無法打長坐,兩個小時可以,但是你要想超過兩個半小時他就有難度了,感覺上氣不接下氣,所以根本坐不了長坐,所以也並不是說散盤坐就能夠長坐,還得看你的坐姿這姿勢對不對。
   
    摘自:淨明上師2014年9月鄭州印心精舍開示
   

4. (四)微笑持咒轉麻痛

   上師:打坐時這身體各個器官在逐步地跟進在調整,所以這個痛的時間持續兩個小時以上,那我們這身體的免疫力,就會得到一個很大的增強,所以我們打坐也是在提高我們這個機體的抗病機能,也是在培養我們的免疫力,同時也是在培養我們的定力。這個打坐對我們治病是很有幫助的,因為通過打坐,通過這個座上的麻、痛、難受,那我們隨著這個時間的延長之後,隨著這個日子的增加之後,我們會發現自己身體上很多毛病消失了,這就不用到醫院裡面去治療了,也不用到醫院裡面去開刀動手術了,而且到醫院裡面去開刀動手術,那也痛啊,也難受,你也要忍呀,但還得花錢啊,甚至有的醫院還得要給人包紅包啊,還得要看醫生護士的臉色,是吧!那我們自己在家打坐痛的呢,既不用看人家臉色也不用掏紅包,更不用花錢,那多好的事啊。
    師兄:只需要忍耐。
    上師:我們也不是忍耐啊,我們不叫咬牙,不叫忍耐,我們叫微笑持咒,帶著歡喜心來打坐,你就會感覺這個麻和痛,實際上是一種享受,你就會喜歡上打坐。
    師兄:可是你在痛的時候那個思想就跟著痛。
    上師:我跟你說,你一上座就開始微笑持咒,不是等到痛了才來微笑持咒,所以我們教的方法就是,你從一坐好手印結上去,一開始持嗡嘛呢叭美吽,你就開始微笑持咒了,全身都放鬆了,帶著歡喜來打坐,為什麼要歡喜呢?因為佛法難聞,正法難求,究竟法難得,所以我們今天能夠得到如此究竟的法門,我們應該歡喜,應該帶著歡喜心來修行。
   
    摘自:淨明上師鄭州印心精舍開示
   

5. (五)如何培養定力 做到念念分明

   弟子: 我念的時候還有一個人跟著一起念啊。
    上師: 噢,這就是妄念,你所講的這個“人”是一種意識,意識形態當中存在的,這就是妄念。這個“人”不是別人就是你啊。在我們意識形態當中,不管出現多少個人都是我們自己。有一些人就產生錯覺了,啊,是不是我身上有幾個附體啊?不要自己嚇自己,這就是我們自己,這是我們第七識產生出來的作用。
    第七識就是起分別作用的,一個沒有意識的念頭產生了,在第七識的作用上它可以變成幾個部分,這幾個部分是互相形成對比、形成對應的。比如我們要去做一件事情,馬上會有一個意識跳出來:做這個事好不好啊?另外一個意識說:這個事行不行啊!是吧?有時候我們說我們去做一件好事,你想的是好事,但是念頭當中可能會產生一個“會不會是錯的事”,它會對應的,這就是第七識的作用。但是當我們知道的時候已經是在第六識當中反應出來了,所以平時我們是看不到第七識的,唯有在心念耳聞的建立下,才能夠發現第七識的存在。
    所以,我們這個剛開始的打坐是在第六識上做功夫。開始半個小時,到我們一個星期之後可以加到四十分鐘;再過一個星期再加十分鐘,五十分鐘;再過一個星期又可以加十分鐘,一個小時。那第一個月份的打坐,我們的目標就是坐到一個小時,一動不動。這個要求不高吧,真的不高,誰都可以做得到,沒有做不到的。因為我們的修行還有一個目的——離苦得樂,如果一下子時間要求得太長了,大家會苦不堪言,會覺得很難受,支配不了。
    因為我們剛開始的打坐,這個身體是在消耗,因為定力還沒有建立起來,定力建立起來了這個身體才不會消耗,或者是消耗得少。在定力沒有建立起來的情況下,這個身體一直都在消耗,只要你打坐這身體都在消耗,所以說打坐可以慢慢來,不用急,慢慢培養定力。照我們剛才所講的,每隔一個星期加十分鐘,到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可以每週加十五分鐘,如果覺得說加十五分鐘還加得太快,那還可以繼續每一個週加十分鐘,就這麼慢慢加上去,半年內我們就可以參加共修群裡的打長坐,可以坐到四個小時一動不動。時間慢慢加上去,半年可以做到四個小時一動不動。所以打坐修行不是叫大家拼命去吃苦,每天這麼按部就班的打坐,固定一個時間的打坐,一般在三個月左右,我們的定力就可以開始建立起來了。
    三個月的時間,這個定力建立起來它是有表像的。如果我們每天都是固定在一個時間去打坐的話,一到那個時間你想睡都睡不著,而且內心是歡喜的。有時會流露出歡喜來,哎呀,我該打坐了,這就是定力啊。定力建立起來是相應的,它會出現什麼呢?座上表現出來每一個念頭都很清晰,不像以前那麼煩亂。每一個念頭都很清晰,這個叫念念分明,定力的形成建立在念念分明上,每一個念頭都能夠清晰,連下座都是這樣。下座以後,我們平時在做事的時候,事情還沒做就已經知道了,不像以前糊裡糊塗,啥都不知道。所以通過念念知道,修行到念念分明,當然我們相對地講三個月、四個月、五個月,或者半年,也有可能會一年兩年,沒關係,只要我們每天堅持打坐,就像我們每天堅持吃飯一樣,就像我們每天堅持呼吸一樣,每天堅持打坐,總有一天這個定力會建立起來。
    摘自:西曆 2016年6月(佛曆2560年農曆四月)南寧開示
   

6. (六)將心念耳聞建立在最初的坐姿上

   師兄:上師,我就是打坐了那麼久,現在坐得還是妄念很多,很難……
    上師:翻種子。
    師兄:很難做到心念耳聞,就是很少聽得清清楚楚……
    上師:好,我們現在講你這個心念耳聞,慢慢講,大家不要急。心念耳聞是個過程,心念耳聞並不難。大家都很喜歡心念耳聞,都很期望自己能夠心念耳聞,但是又不知道啥叫心念耳聞,所以我們講心念耳聞要從最初的修行下手。大家在聽我講的同時,能夠深切地體會到什麼是心念耳聞,這才有意義。你看我們這個宗門,首先講打坐。為什麼叫大家不要急著一下子就求個難度這麼大的法門呢,要從最簡單、最容易的來下手,就是希望大家在這個修行的過程當中,每一步、每一天、每一座都能夠讓自己逐步逐步地深入下去,所以這個不可操之過急。我們說這個修行打坐,目的一定要明確,我們修行的目的是要解脫,什麼叫解脫?從煩惱當中解脫出來,從一切痛苦當中解脫出來,所以這個第一就是解脫;第二個要見性、要成佛、要救度眾生,這個是我們的大願。見性成佛、救度眾生,這個是建立在解脫上的。首先要能夠解脫,不解脫怎麼能夠成佛,如何去救度眾生?所以第一個我們要講解脫,一切佛法都是解脫法,不管是哪一個法都講解脫。解脫有種種方便,各個法門有各個法門應用的不同,下手不一樣,下手不同,所以這個解脫表現出來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是不一樣的。
    我們不管修學哪一個法門,哪一個宗門,前提是要有善知識指導,不能夠盲修瞎練,一定要有善知識指導。這個善知識的指導是至關重要的,我們的法身慧命就建立在善知識的指導上。當然這善知識,不是單一的,也可以是集體的,也可以是多位的。我們可以從多位善知識當中尋找一位跟我們最相應的,長期跟他溝通,長期得到他的指導,也可以同時跟多位善知識交流,這些都可以。只要能夠讓我們進步,讓我們解脫,讓我們成就,不管跟哪位善知識交流,都是應該的,所以我們說善知識可以是一位,也可以是多位。所以第一個要有善知識指導,這也就杜絕我們去盲修瞎練,杜絕我們去走彎路,杜絕我們自己走向偏門。
    接下來,我們講這個心念耳聞建立在哪裡啊?建立在打坐上。剛開始的打坐我們要知道打坐的姿勢,雙盤也可以,單盤也可以,散盤也可以。但是我們一般不建議用單盤,因為如果是打長坐的話,這個單盤它不會固定一個姿勢一直坐到底,如果是固定了一個姿勢一直坐到底呢,又容易引起坐骨神經痛,所以我們一般不建議坐單盤,這是多年打坐積累下來的經驗。所以先要坐穩,身體不能夠彎,要坐穩。怎麼樣才算坐穩呢?大家注意看,我們坐穩是有方法的,這一座坐上來之後,先把手印結好,之後,你可以有意地去擺動一下身體,往左邊擺一擺,往右邊擺一擺,你這麼一擺動之後就放鬆了,身體就會自動搖晃,搖到某一個點上它就固定了,好,這左右搖擺是固定了,你再前後動一下,搖兩下之後呢,身體它又固定在一個點上,這個點基本上就是最正的啦。這樣坐上去之後呢,我們就儘量的不要動了。但是在這個打坐的過程當中呢,特別是剛剛開始修學的師兄,坐了一會兒,這個腰就會彎下來,然後修學了一會兒之後它又會直起來,這個是允許的,這個不屬於亂動,不屬於搖擺,這個是允許的,這個幾乎影響不到我們的定力。因為你越坐越有定力之後,這個次數會越來越少,最後會一動不動,如果連這個都不允許,很多人根本就坐不下去,所以這個是允許的。我們所講的一動不動是不換腿,或者說不要搖擺。這個腿要坐到一半你就換腿,有師兄剛才說動來動去,這個動呢,有時候是主動的要動,有時候是沒有意識的,身體它會自由的擺動,這些都要控制,不管你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,都要控制,一定不要動。
   
    摘自:西曆 2016年6月(佛曆2560年農曆四月)南寧開示
   

7. (七)微笑持咒

   (老師看著一位師兄打坐)
    上師:嘴巴要動啊,你嘴巴沒動怎麼叫持咒。微笑持咒,微笑。他不會微笑。(眾笑)不會微笑得拿根筷子給你咬著練微笑。
    師兄:老師,他也是,一念咒他就微笑不出來。
    上師:對啊,滿臉苦相笑不出來。沒事,帶點歡喜就是笑了。馬師兄笑得很莊嚴嘛。
    師兄:要從頭開始了。
    上師:那是。我們天天都從頭開始,每天都從頭開始, 每天都要歸零,每天心都要空。
    師兄:蔡老師,您說我先修六字大明咒,是不是也要蓋黃布?
    上師:要,六字明要蓋黃布。
    師兄:也要蓋是吧?
    上師:也要蓋。(拿出黃布)這就是給你修六字大明咒用的,我們這上面這個黃布上有三個口,中間這個是修六字明用的,修心密的時候往兩邊放進去。
    師兄:哦,是這樣的!
    上師:這樣到夏天也不熱,手不出汗,這是棉布。給你,拿去。
    ( 師兄頂禮 )
    上師:不客氣,不客氣。給一條黃布用作這麼大禮嗎!
    師兄:蔡老師,聽了您開示才知道自己原來修的不如法。
    上師:如你自己的法,不如我們的法。
   
    摘自:淨明上師2014年9月鄭州印心精舍開示
   

8. (八)坐上一動不動

   問:還有這個還是老動。
    答:那動就不算,動怎麼算,我們講一動不動,別動。當然你可以這樣(從腰彎曲慢慢直起來)這樣調整呼吸是可以的。我們說動是這樣子動就不行,左搖右擺那就不行,老換腿就不行,如果只是坐了一會又起來了(腰直起來),這是正常的,這個是身體機能在調節,這是可以的,不可以左搖右擺。
    問:跟別人在一個屋裡住,別人睡了以後才能打坐,有時候太晚了,自己坐著坐著盤著腿都睡著了。
    答:這個打坐的時間我跟你說一下,不要在晚上,在淩晨,淩晨3點鐘的時候起來打坐,三點鐘或者四點鐘也可以,那個時間誰都睡著了,誰都不知道你幹什麼,而且你已經睡過一覺了,精神也很好了,可以起來打坐了。你的問題問完了。
   
    摘自:淨明上師鄭州印心精舍開示
   

9. (九)座上持咒 (1)

   出家師:有佛號置於妄念,妄念不得不佛。這個不太明白,心佛眾生,三無差別,這個很難理解。
    上 師:你在打妄念,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,還有妄念嗎?
    出家師:沒有了。
    上 師:那不就是妄念不得不佛嗎?這個用理解嗎?
    出家師:不用。
    上 師:不需要理解的,你幹嘛還要去理解呢?
    出家師:我座上的情況還跟這不一樣。
    上 師:好,你座上妄念紛飛的時候,嗡嘛呢叭咪吽,嗡嘛呢叭咪吽,嗡嘛呢叭咪吽,還有妄念嗎?
    出家師:有時候我妄念很大的時候,是嘴皮動,但是妄念還在打,好像一邊還在持咒,妄念還在滿天飛。
    上 師:那是對的,那是種子翻騰。
    出家師:哦,那個時候不需要我停下來一字一字的再去把那個……
    上 師:妄念和咒語是同時存在。
    出家師:我甚至那個咒都聽不清楚了。
    上 師:肯定,無聲之聲怎麼能夠聽清楚呢?
    出家師:本來持得就是很清楚的,嗡嘛呢叭咪吽,嗡嘛呢叭咪吽,結果妄念來了,妄念大的時候,好像連嘴皮是不是在動我最後都不知道了。
    上 師:那你就觀察一下是不是在動啊?
    出家師:那不妄上又加一個妄念嗎?
    上 師:那好過你不知道啊,完全不知道也不行啊。我們說知道咒在啊,你是來了一句我都不知道咒在不在,那這還得了?
    出家師:妄念真的是大的時候,我都真的不知道咒在不在了。
    上 師:妄念大的時候你的咒也要變大,也加快速度嘛。
    出家師:那個不知道咒在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去加快了。
    上 師:可以極力追頂啊。
    出家師:因為我又不知道那個了。
    上 師:就是極力追頂。
    出家師:我就不知道怎麼叫極力追頂。
    上 師:就是念的速度快了嘛,速度非常快,速度非常快 。
    師兄A:這個時候可以用力嗎?
    上 師:極力追頂也不用用力呀。
    師兄A:也是不用用力。
    上 師:輕鬆愉快呀。
    師兄B:這是他的極力追頂。
    上 師:各人的極力追頂不一樣,表現的手法不一樣。
    出家師:我一旦拉回來就快速的加快速度。
    上 師:嗯,加快速度。
    出家師:因為妄念多的時候,拉不回來的時候還追不起來,一旦覺醒了那才能夠加快速度。可能跟偏慢有關係,我的速度還有點偏慢。
   
    摘自: 2015 年12月30日(佛曆2559 年農曆11月20)海口開示
   

10. (十)座上持咒(2)

   出家師:現在有兩種情況,一種是妄念大的時候不知道咒在不在,就是覺醒了就快速拉回來了。
    上 師:昨天到現在座上你體會了沒有呢?
    出家師:昨天座上主要是字字分明了,但是感覺就好像那個妄念直接管不住了,好像已經飄得很遠。
    上 師:管不住了,飄得很遠,讓它飄嘛,沒事。
    出家師:啊?
    上 師:管不住了,這個妄念管不住了。
    出家師:我試了一下,好像不太……
    上 師:飄得很遠,飄……
    出家師:飄得很遠,然後我又回來了。
    上 師:回來的時候清爽嗎?
    出家師:回來不清爽,回來的時候,一會兒又走了,不像以前很快就拉回來了。
    上 師:以前是怎麼拉的?
    出家師:以前我就,噢,完了,跑遠了,趕快嗡嘛呢叭咪吽,把注意力集中到咒上。
    上 師:就是加快速度,集中一下就行了嘛。集中一下之後就放下了嘛,不要老集中,也不是完全的不理,就是說提示一下,咒語還在,可以了。那時候要馬上要放下了,不能夠老是執著在這個“咒語還在,咒語還在”上,不能這麼去想。這個要自己調節一下。就像手中捏這個小雞一樣,手鬆一點它又跑了,又重一點,把它捏死了。所以說既不能夠捏得太緊,又不能夠讓它跑了,就是這種調治方法。你看我們說這個持咒不緊不慢、不即不離、不取不捨,還再加上一個不壓不隨。不壓不隨、不緊不慢、不即不離、不取不捨,記住了吧?
    出家師:記住了。
    上 師:記住啊,要不然一下子又忘了。不壓不隨,不緊不慢,不即不離,不取不捨。
    出家師:這個不取不捨是取什麼捨什麼?是指的取咒和捨咒嗎?
    上 師: 沒抓住它也沒有捨掉它。
    出家師:沒抓住咒也沒捨掉咒。
    上 師:沒有執著它,也沒有去放棄它。
    出家師:是指的咒嗎?
    上 師:嗯,咒啊。由咒入定。定是什麼,定就是念,念力就是定嘛,心力嘛。
    西曆2015 年12月30日(佛曆2559 年農曆十一月二十)海口開示
   

淨明上師關於打坐的系列開示
 佛弟子 © 2004-2020   :tang.fsvs@gmail.com